惊蛰

【TSN/NYSM】大雨将至【01】(DE,ME,豪门NTR实录)

唉,果然,NTR使人愉快。

敏之:

车依旧放SY地址。


http://markfwardo.lofter.com/post/1e8fb8d0_d3ddd28原梗!


一句话总结:豪门NTR实录【。并不


继续总结:


婚姻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它不过是一剂麻醉剂,清醒的人痛苦,麻醉的人更加痛苦。


彼此伤害却又彼此相爱的ME,彼此吸引却又彼此疏远的DE。


警告!有婚内一夜情内容!过敏者直接叉掉!


文学内容和作者三观有个鬼关系哦!


顺便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撂着一堆脑洞和坑我又义无反顾的写别人的脑洞,sad。


丹总太会撩了,我咋个给马总加分啊!


#


Eduardo喝了很多、很多酒。


又一次的冷漠,又一次的不告而别,又一次的视若无睹,当Mark与他擦肩而过时,Eduardo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回到了那个只能在洗漱台前慌乱苦求的Eduardo,他记得他捂着嘴小声抽气,“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Mark,我太孩子气了,对不起,我只是,Mark,我只是想要你的注意……”Eduardo记得自己这样对Mark哀求,那是很遥远、遥远的如同往生的痛苦回忆,然而,这一刻Eduardo明白,其实他从未走远,他始终都是那个无助的、凄慌的、孤独的Eduardo。


微醺的朦胧酒意里,Eduardo难以自抑,事实证明,他和Mark的婚姻能维系至今,不过是双方勉力支撑,就像精巧涂抹的墙壁,内里早已被白蚁咬啮蚀空。


他苦笑着把空杯推还给酒保,这灵巧的家伙给他又注满了。


酒精的堆积下,Eduardo跳帧着还原他的这大半人生,和Mark·Zuckerberg有关的人生。


他们在大学里相识相爱,他们一起携手创业,他们反目成仇,他们破镜重圆,他们步入婚姻殿堂。


这就是旁人眼中的他们,寥寥数行,养活了不知几多媒体,满足了不知几多闲心,所有人一拥而上,一哄而散,童话永远只截止到“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生活的风浪却还在远方。


而生活永远比你想的更难一些。


Eduardo曾经以为这些年过去了,他成长了,Mark也成长了,他以为他们的故事能像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凡人一般,有磕磕绊绊,却也最终彼此相融——何况他爱着Mark,他甚至爱Mark那敌对凡俗的锐利,他情愿在被这锐利刺伤后继续拥抱Mark。


但是很多时候,不是相爱就可以。


Eduardo对Mark近乎绝望,这个control freak生来明白如何折磨他,不是讽刺,不是攻击,Mark只要视他如无物就可以轻而易举刺穿Eduardo的心脏,看到他汩汩流出的热血——而Mark其实也是爱他的。


明白了这一点的Eduardo更加绝望。


即使他们破镜重圆,却也覆水难收。曾经的背叛像最隐晦恶毒的诅咒,一旦他们试图踏过红线就立即作痛,Mark,Mark,Mark,他最爱的Mark,他的天才,他的Mark,如此才华横溢而又如此敏感多思,他的Mark乐于不断伤害他——


最直接完整的逻辑,Mark恐惧再次的背叛,所以他要用伤害Eduardo来自我安心,伤害指数越高,越证明了Eduardo的忠贞和爱情——Mark要的就是这个。


Eduardo兀自笑着,他修长的手指探进杯中,沾了亮色的酒液,不自知的在光滑的吧台上胡乱蹭画,仔细看,每一笔都是“Mark”。


MarkMarkMarkMarkMarkMarkMarkMark……


冰冷的酒液写的,都是Mark。


“酒保,两杯龙舌兰。”男人悦耳的声音打断了Eduardo的孤立,“100%agave。”


Eduardo条件反射的往一边侧了侧身体,来客倒是有几分教养,没有顺势贴过去,他只是把一杯龙舌兰推给了Eduardo:“我可以请你喝酒吗?”


先是手指,手腕,再到眉眼,他活脱脱就是Eduardo丈夫的模样,可是分明又不是,Mark永远、永远不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笑容,不会在他痛苦的时候为他点一杯龙舌兰。


来客用肖似Mark的轮廓对他微笑,请他喝酒,Eduardo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他端起酒杯,示意一笑,对方把他面前本来的酒杯轻轻一弹:“这是酒吗?这就是果汁。”


“你说得对,”Eduardo含了一口龙舌兰,他大笑:“那就是果汁。”


“Daniel,”好,现在Eduardo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你呢?”


“Ed。”Eduardo虽然醉了,可是还没有把自己的真名说出来,Ed,一个无关痛痒的昵称,在这个夜晚格外合适。


“我喜欢这个名字,”Daniel对他粲然一笑,右手潇洒的打了个响指,一张扑克瞬间出现在他的指间,Daniel引诱般问道:“你在想哪个数字?”


7,“7。”


Eduardo咽下酒:“你是魔术师吗?”


“你专属的。”Daniel欠了欠身。


这张扑克被Daniel又一个响指变到了Eduardo的西装口袋里。


他们可以说相谈甚欢,Eduardo对着一张和Mark非常相像的面容实在摆不出冷淡模样,何况和Daniel谈天可以说是一桩美事,与Mark不同,Daniel是个如此体贴的人,他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一杯龙舌兰空了,又是一杯。


“Ed,你知道传统的龙舌兰饮法吗?”Daniel笑着点了点杯口。


“食盐柠檬,还有什么?”Eduardo醉的不轻,飞红的脸颊甚至有艳丽的感觉。


“嘘,我做给你看……”


Daniel把食盐洒在虎口,他舔了一口食盐,立刻喝下龙舌兰,然后吃下一角柠檬。


“刺激——”Eduardo懒洋洋的笑着,他点点头。


“你要不要试试?”Daniel建议道,Eduardo跃跃欲试,当然。


眼看Eduardo要把食盐洒到虎口,Daniel握住了他的腕子,那一点尖尖的、粉润的指甲戳在Daniel的手心,好像可以一直扎到他的心头:“我们玩个新鲜的。”


Daniel钴蓝色的眼睛凝视着Eduardo,他利落的在自己舔过的那边虎口铺上盐层,微微举起:“你敢试试吗?”


Eduardo不防撞进了他的眼睛,钴蓝色的、带着笑意的、隐隐诱惑的,远不同于Mark那冰封终年的眼睛——


Eduardo柔顺的垂下洁白的脖颈,他迅速的舔掉了Daniel虎口上的食盐,一手抄过酒杯,给自己灌下一口,再柔顺的吃下Daniel捏着的柠檬片。


“怎么样?”Daniel柔声问他。


非常刺激。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8082-1-1.html


 


#


诸君,我喜欢评论。


不是剧透的剧透,丹总的“为你停住这场雨”会有。

评论

热度(500)

  1. 惊蛰敏之 转载了此文字
    唉,果然,NTR使人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