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TSN ME DE】五十度深蓝

我是喜欢他的

流年若沫:

      事先声明一下,这篇文是我看到奥夫大大的剪辑之后写成的,脑洞啥的不是我的,在下有的只是小学生文笔。


      发一下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139986/


      这位太太的剪辑都超好看啊!!!


      话说我这么早发剪辑你们会不会不看我的文了(强颜欢笑+泪目)


      1


     天知道Eduardo是怎么熬过这场演讲的。


     他只是一个学经济的,根本不懂什么8080处理器,内存扩展板之类的专业名词。整场演讲他都在心不在焉的扭着头到处乱看,而身边的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世界首富的讲话,时不时地因为一些他搞不懂的幽默而发出阵阵笑声。


      灯光昏暗,如焦糖般甜的饱满而让人昏沉,又像燃剩的烟灰,泛着星星点点残留的迷蒙的苦涩。


      他真的很困,并且无聊极了。


      Eduardo转头看向身边的Mark,老旧的灯光被他的高挺的鼻梁切断,在脸颊背光的一侧留下一片阴影。


      他看着Mark专注的样子,突然就轻轻抿唇笑了一下,无声的。


 


 


    “嘿”,一位身穿低领白衬衣的亚裔女孩从后一排轻轻叫了Eduardo一声,“你的朋友,是叫Mark Zuckerberg吗?”


      Eduardo有些讶异地歪过头:“呃,对。”


    “他创造了Facebook?!”黑发姑娘说了句不知是惊讶还是疑问的话。


      Eduardo说道:“是的”,他抬手用食指碰了碰鼻尖,停顿了一会,“我是说我们俩创造了,对,我们……对”。


    “酷!我叫克里斯蒂李,这位是爱丽丝。”克里斯蒂单手拢了拢头发,侧开身子让出另一位女士。


    “嗨”,爱丽丝笑着向Eduardo招了下手,算是打招呼。


    “嗯…很高兴见到你们”Eduardo说道。


    “回家后上Facebook加我,我们出去喝一杯。”


    “当然了,我一定会的。”


      克里斯蒂收到答案满意的地笑了下,接着转身去听演讲。


 


 


      出来讲堂的Eduardo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停止运转的头脑稍微清醒一下,但哈佛二月凛冽的寒气灌入鼻腔冲刷困倦的同时,也带来一阵恼人的酸胀。


      去酒吧的路上,Mark走在最前面,Eduardo走在两位女士身后。


      Eduardo稍微清醒了点。说真的,要是没有克里斯蒂的打招呼,他估计将成为第一个在听比尔盖茨演讲时睡过去的人。


      Eduardo在队尾慢悠悠的走着,双眼盯着地面发呆。一阵喧闹声传来,他回过神,突然看到街上围了一大群人。


      Eduardo停下了脚步,高楼上绚丽的霓虹灯光斑斓的投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沸腾而喧闹的气氛在这一刻突然变得这么吸引他,吸引他一步步往诱惑的中心走去。


      Mark向前走,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那种感觉,好像身上少了点什么。


      钱包?钥匙?Mark用手掏了下口袋发现都还在。


    “嘿,你的那位朋友,Eduardo去哪了?”克里斯蒂突然问道。


      Mark回头看了一眼,发现Eduardo已经不在自己身后了。Mark于是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少的不是什么物品。


      而是一个人的目光。


      当一个人总在注视着你,用那种爱慕的,不确定而又热切的目光望着你时,你会感觉到它的重量。Eduardo这种习惯性的动作,也让Mark习惯了背负这朦胧而又真实的情感的重量。它让他感到安心,亲近和信任。


      而现在它消失了。


 


 


      Mark转身往回跑,看到了正在往人群中挤去的Eduardo。


      Eduardo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停下脚步。莫名的,他觉得人群中有个人在呼唤他。


    “Comingclose,closer,”魔术师的声音透过喧嚷的人墙,有些飘忽的到达Eduardo的耳边,“Because the more you think you see……”


    “The less you see!”身边的人一起配合的喊。


      Eduardo终于挤到了人群中央,看到了那个被簇拥着的魔术师。


      然后,世界安静了。


      真的,像极了,像极了某个混蛋的卷毛。Eduardo发誓除了双胞胎,他从来没见过这的这么相似的人。


      但那不是Mark。


      Eduardo在惊讶过后就迅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个人的气质和眼神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改变的。眼前的人有也一双蓝色的眼睛,却是湖海般的蓝,一眼望去就坠入无尽的底,漂游着找寻不到双脚触地的感觉。


      这双眼,深邃却不冰凉,可以说是很有……味道。Eduardo有些怔愣的望着他想到。


      眼神里,没有凌厉,没有让他有些疲于应对的咄咄逼人,没有因为意见相左就让他无处遁形的质问。只有深情与诱惑。


      但是,那里面没有Eduardo所珍视的那一份小心掩藏着的、笨拙而强势的关心,以及难言的感情。


      看看,魔术师身边围绕着的那些火辣而性感的姑娘,她们崇拜他,渴望他,希望和他共度这个难耐的夜晚。可Eduardo知道,他并没有将多少感情和注意力放到这些女孩儿身上。他用一些小把戏让女孩们抛却矜持,为他疯狂,而他享受这一切。


      然而,当Eduardo和魔术师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的那一刻,他体会到了熟悉的感觉。


      Eduardo感到身边空气温度的升高。他嗅到了浮动着的兴奋在逐渐充斥着空间。魔术师身上的气息像蛇一样绕颈而过,带来那种有些无力的,泛着寒意的感受。被控制。


      他被钉在原地。他知道,有一个猎物,踏进了魔术师精心设下的圈套。


      一个不确定的猜想,在Eduardo的心里逐渐成型。


 


 


    “Wardo,”Mark有些费力的穿过人群,一把拉住Eduardo的手,“你至少应该和我说一声!”


      Eduardo被小小的吓了一下,身体瞬间绷直然后迷茫的转身,看着身后脸色算不上好的Mark有些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忘记了……呃,我是说还没来得及。”


      忘记?!很好。Mark很轻的抿了一下唇。


    “Hi!I’mDaniel Atlas”。Eduardo转身,看着魔术师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面前。


    “我要站在平台上翻这些牌。我想让你看一张,仔细注意了”,魔术师说着,一边盯着他,一边将牌极快的翻了一遍。


    “那太快了,我再做一遍,准备好了吗?”


    “Okay.”Eduardo回头示意Mark再等等,有些期待的嘟囔了一声。


     魔术师又翻了一遍牌。
    “看到了吗?”


    “是的。”


    “记住了?”


    “……对。”Eduardo微笑着说道。


    “现在,你看到你的卡片在这吗?”魔术师将纸牌抹成扇形放到Eduardo面前,看着他的双眼问道。


    “No.”Eduardo低下头扫了一眼,又抬眼看着他。


      身后的Mark依然紧抓着的手,在听到Eduardo的回答后发出了一声轻哼,里面有不加掩饰的轻蔑。随即,Mark拉着Eduardo的手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嘿,这样很不礼貌。”爱德华多有些踉跄的跟在Mark身后。紧抓着自己手腕飞速行走的卷毛并没有理会,他晕乎乎的摇了摇头,小步跑着跟上。


      很快身后忽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惊呼。Eduardo回头,看到一座高耸的大楼上映着刚才自己记下的牌面:方块7.


 


      一张方块7。

评论

热度(157)

  1. 惊蛰流年若沫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喜欢他的